中国铝业(601600)股票06月29日行情观点:基本面差,短期需观望

2020-06-29 11:39:20 新浪网千股千评 乔峰

今日中国铝业股票行情观点:基本面差,短期需观望

中国铝业股票2020年06月29日11时39分报价数据:

代码名称最新价涨跌额涨跌幅昨收今开最高最低成交量(万股)成交额(万元)
601600中国铝业2.75-0.02-0.7222.772.772.772.752259.896228.65

中国铝业股票今日走势图

以下中国铝业股票相关新闻资讯:

  原标题:2019年,哪些上市公司环保处罚金额最高?哪些次数最多?

  来源:绿色金融行动者

  作者:上海青悦环保

  A股上市公司2019环境违规情况:

  2019年度,3600多家A股上市公司或其下属子公司共存在数千条环境违规记录。仅青悦目前已收录的违规信息,已有近3000条。更加详细的情况,请关注青悦后续发布的2019上市公司年报检查报告及2019上市公司ESG评价情况。

  那么,这个环境违规“三宗最”,具体又是哪三个呢?

  企业环保违规数据检索渠道:

  1.官方渠道:法律文书网,信用中国,各级生态环境部门官方网站。

  2. 第三方渠道:蔚蓝地图(www.ipe.org.cn),绿网环境数据中心(www.lvwang.org.cn)

  3. 由于检索手段有限,不排除环境违规信息统计不全面。

  考虑到上市公司子公司交易,环境行政处罚经复议撤销时目前不公开等各种影响数据准确性的情况,如果有对统计数据有异议,欢迎联系我们复核更正。联系方式:esg@epmap.org。

  “ 一宗最 ”

  2019单次环境违规罚金最高

  2019年度,北京市生态环境局开出环保史上单次罚金最高罚单,针对江淮汽车(600418)对车辆污染控制装置以次充好,冒充排放检验合格产品出厂销售的行为,要求其整改,罚没金额累计达1亿7000余万元。

  其余单次罚金数额排名在前十的公司为:

  “ 二宗最 ”

  2019累计环境违规罚金最高

  2019年度,由于1.7亿元的天价罚单,江淮汽车(600418)也是累计罚款金额最高的上市公司。而除了江淮汽车(600418),另有9名公司上榜,他们分别是:包钢股份(600010),中国铁建(601186)、中国石化(600028)、中国铝业(601600)、开滦股份(600997),振华重工(600320),白银有色(601212)和建投能源(000600)。

  “ 三宗最 ”

  2019存在环境违规次数最多

  2019年度,多家上市建筑公司普遍存在大量环保环境违规情况,虽然单次罚款金额不高,但处罚数量极多。他们分别是:中国建筑(601668),中国中铁(601390)、中国铁建(601186)、包钢股份(600010),中国石化(600028)、中国电建(601669),中国中冶(601618),中国交建(601800),重庆建工(600939)和上海建工(600170)。

原标题:与“500吨黄金捐赠者”的一场奇异对话 来源:中国经营网

  6月2日,一家在香港注册的中国云铜(集团)有限公司,在其官方网站上称,将向中国政府捐助500吨黄金。当日,纽约金价报收价合每克395元人民币,每吨合3.95亿元,500吨黄金,相当于1975亿元人民币。

  500吨黄金这一量级,可排2020年5月时全球黄金储备量的第13位,仅比欧洲央行的黄金储备少5吨,比土耳其央行的黄金储备多15吨。还相当于中国央行黄金储备的1/4。

  这家“中国云铜”与中国铝业旗下的云南铜业没有任何资产关系,二者是死对头,双方在过去多年中,据称就“云铜”商标打了300多场官司,互指对方“碰瓷”。

  中国云铜在其官方网站中,称该公司的行政总裁、亚洲投资委员会主席是印尼亲王HARRY CHEN,并称该公司将在“中瓜哇”(记者注:印尼的一个省)建立自由贸易区。中国云铜的主要关联企业云南云瑞之祥广告文化公司的网络宣传则称,该公司“在国际间地区民族战争冲突、国家文化重建、难民救助等重大事件上,为客户提供了成功的战略解决方案”。

  6月3日下午,《中国经营报》记者,在云南省昆明市五华区某地某栋楼901室中国云铜(集团)公司的昆明代表处,跟该公司一位不愿具名的“董事”,展开了一场奇异的对话。

  这一代表处,房间小而紧凑,布局别致,堆满了东西却不让人感到压抑。除进门玄关外,记者能看到的长4米、宽8米的空间内,摆放了一张大办公桌,8张电脑桌,一个文件柜,一个2米高的保险柜,一个3人沙发,一个考究的木雕功夫茶台及3个小凳位,还有一些2米左右高的盆景。地板和墙壁上摆满了各种精致的瓶瓶罐罐或匣子。

  6月15日,有媒体报道称,该办事处已被查封。该报道没有披露究竟是哪家机构查封的。

500吨黄金捐给谁?

  你们的公司网站上6月2日挂出信息说,要向国家捐500吨黄金,这些黄金价值多少钱?公司主要是做什么的?

  每克黄金30元(记者注:原话如此),500吨黄金就是1500亿元。公司是做什么的,这个不方便告诉你,这是商业机密。

  太有钱了。来这之前,我查了一下公司网站和相关信息,你们有一个香港上市公司“中国云铜”。

  我们去年7月份收购的这家香港上市公司,我们做的方案,是要向这家公司投资7000亿港元,但是2019年12月就退出了。

  你们公司真有钱。这些黄金是捐给哪个部门呢?

  政府。

  你们这500吨黄金从哪儿来的,怎么运到北京的呢?是帮中国政府买的?

  呃……这个无可奉告。但是有一点可以告诉你,中国政府没出钱。

室内摆设“超过200亿元”

  公司有一个股东,叫张宸,他今天在吗?

  他大部分(时间)在国外。

  之前港股0033有一个高管叫张军,张军是张宸的弟弟还是哥哥?

  没有任何关系。张军已经被免职了。他原来是投资委员会主席,也是(港股)中国云铜这只股票(记者注:原话如此)的主席,因为种种原因,他现在已经离开了,已经免职了。渎职,这个香港法院会处理。

  你这个茶不错,挺好喝的。

  我们这个茶98000元一盒,在国外卖的,就98000元还排队,要预订5年,才能买到。你也是远道而来,所以今天就用这茶招待你了,本来我正要走的。

  你是要回香港?

  这个,呵,我无可奉告了。我能说的我都告诉你,不能告诉的,(就不能告诉你)。但是,我们聊天,跟采访无关。

  你看,你们都捐了500吨黄金,500吨黄金不是小事……

  可能对你们来说不是小事,但是对我们这个企业来说,就是小事。就你坐在这个房子里看到的东西,都比他们云南铜业(记者注:目前该公司的主要法律领域的对手,该受访者称该公司与云南铜业有300多宗有关商标的知识产权纠纷)那200亿元资产还值钱。

  你看这些瓶子,都是明代、清代的,喏,门口那一坛茶,2000多年前的,你旁边那一个小箱子,2000多年前的。但是今天跟你聊的,都不是采访,是看你远道而来,所以跟你聊聊。

  那采访需要跟谁联系?

  我们……不接受采访。

“很快就是”中国第一大民企

  你们捐了500吨黄金,然后想不现身?

  我们这么多年来,从来都不想成为新闻热点,但是这一次,是有人故意要把它变成新闻热点。

  你们公司网站上说,这个周末会发布一本书,会把捐赠500吨黄金的事说清楚?是周几?

  这个我也不知道。因为公司有董事会,也有董事局。董事会在香港,董事局在欧洲,在西班牙。(记者注:至6月16日发稿时止,该书未发布)

  如果不是因为新冠肺炎疫情,我明后天就去香港,到你们公司总部去看看。

  你看到的目前主要持股的张宸、李鑫,其实他们都是代持股,但他俩也有一定的股权,背后都是财团和银行。因为他们是中国人嘛,但真实股东都是全球的银行和财团,基本上都是银行和财团。

  云南还有这么大的企业……

  但是呢,我可以告诉你,通过这个事情以后,这个中国云铜公司可能会成为中国第一大的民营企业。

  (中国)最大的民营企业?

  我可以明确告诉你,未来,未来,但是很快,这个未来不是多少年,很快,你就会看到。

  你们的资产呢?盈利呢?比方都有哪些资产?资产一共有多少万亿元?中国之前大的民企,都是几万亿元资产。

  这个呢,我就不方便告诉你了。这不是我能说的。

庞大投资

  你这茶挺好喝的,我多喝点。

  我们这个茶是降糖的,是唯一可以让糖尿病痊愈(的茶),一天降糖,两天见效(记者注:受访者此说法待考证)。我也是公司在中国这边的主要负责人之一,今天你来得巧,稍晚一点我就走了,我们过来开一个地区的会议

  既然你到这里了,我就给你一点“干货”,这个中国云铜集团,并非网上一些人胡说八道的那样。中国云铜集团是100%的私营企业,而且100%的资产,都是家族企业,在国外的。在国内也有(一些资产),是国外资本进中国,不是国内资本出去,(这一点)与中国的任何人都不同。这一次的所有资产,都是从国外进中国。如果没有这次疫情,可能也会很慢,因为这次疫情,(我们对中国的投资)也提速了。

  中国云铜在国内投资了很多企业,只是我们不公布。

  现在有很多冠名“中国云铜”的企业,哪些是你们公司的?

  匿名董事:张宸的是,其他都是碰瓷的。以“云南”字头开头的公司名,都不是。

  你刚才讲,港股“云铜股份”0033跟你们没关系了?

  我们去年12月份就退出了,而且我们之前投的钱也不要了。当时我们计划投7000亿港元进去,但是后来遭遇了云南铜业(记者注:本文中的私营企业中国铜业与国有企业云南铜业无资产关联,双方为“云铜”商标缠斗了多年)的碰瓷,我们就退出了。

  为什么会退出?

  他们搞了一个假案子,原告是假的,被告是假的,我们都没出过庭,然后就把我们给判了,还把“云瑞之祥”(记者注:中国云铜主要投资人的关联企业)的所有资产全部查封,所有股权冻结。

  但是呢,整错人了,因为(我们)也不是一般的公司,现在开始抓人。

价格转出,322亿元买回

  云南云瑞之祥广告文化公司的注册地也是这栋楼的901室,跟中国云铜的昆明代表处是同一地址、楼号,这两家机构是合署办公?之前媒体曾经质疑你们对价值300多亿元人民币的“云铜”商标是自买自卖?

  云瑞之祥公司已经从这里搬走了。现在只有中国云铜的昆明代表处在这里。

  这家公司的商标为什么要转移呢?你看,像我们这么大的公司,省政府肯定搞不定的。

  你们不一定非得要在云南投资?

  但是云南铜业的字号,跟我们的“重号”了。所以他们就这个号,模糊社会上所有的事情。

  你们有关铜的产业资产主要在哪里?譬如铜矿啊,冶炼啊之类的产业和资产在哪里?产能有多大?产量有多大?

  这个呢,我也无可奉告。因为不是我的(管理)范围。我们分成美洲区、欧洲区、亚洲区、非洲区。

  我看到云瑞之祥公司的介绍说,有介入帮助协调一些国家的战争等冲突的业务,你们都帮助协调了哪些国家之间的战争冲突呢?

  这不是我的职权范围,我能告诉你的,我刚才都给你说了。你刚才问了一个关键的问题,为什么商标到美国,我简单给你说一下,是因为那个公司持有的这个商标,转让给美国公司了。

  这批商标转给美国公司花了多少钱?

  一分钱没要。

  那现在买回来花了多少钱?你们公司公布的,2019年和这一次的两批商标的交易价格分别为2.34亿美元和43.7亿美元,约合322亿元人民币?

  是通过拍卖方式买的。

  你们会用什么方式支付这笔拍卖款?

  我们用海外支付,你不用不信,因为这是要支付税费的。

  能不能把税单给我看看?

  很抱歉,这个不能给你看。

比肩罗斯柴尔德家族?

  你还是没能解释清楚,为什么要把那批商标转出去?

  他们打压啊,查封了云瑞之祥名下的所有资产,我们不转出去,那这批商标就会被他们查走的。但是在冻结之前,为了紧急避险,就转到了美国那家公司。

  我还是对你们捐500吨黄金的事更感兴趣,现在这500吨黄金是放在哪里呢?

  香港。

  能不能透露一下放这些黄金的具体位置?

  不能。

  那这批黄金什么时候从香港入关?我过去到海关拍几张照片?

  这个不会披露的。

  你们做事哪能这样呢?做了这么大的事,这么大的捐赠,是没法低调的吧?

  我跟你讲,这500吨黄金,还只是第一批。

  啊?还有?第二批有多少吨?什么时候捐?

  这个,我们今后的捐赠,就不会公布了。

  你们到底靠做什么挣钱?哪来这么多钱?你们注册的是企业,企业就是靠盈利来支撑,你们怎么盈利的?

  我们已经挣了足够的钱了,换个角度说,我们不做生意,我们只跟政府打交道。

  只打交道不挣钱?没有其他目的?你们这个财团跟罗斯柴尔德家族(记者注:全球最久负盛名的财团之一,隐形,传其控制了全球主要金融系统)相比,哪个更大?

  罗斯柴尔德不能跟我们比的…… 巨资买回商标“旨在保护对手”。

  你们当时为什么要把这批商标以零价格转让给一家美国公司呢?

  如果我们不转出去,就会被云南铜业和那群既得利益集团霸占。但是转到美国,刚好就发生了这次新冠肺炎疫情,这个疫情我们去年8月份就知道了……

  8月份就知道了?

  这个,你听完就当没听。去年年底,我们就买了一个商标,为什么要买回来呢,因为我们转不回来了,因为美国政府已经通知这家公司,要用“云铜”商标,冻结中国铝业在海外的所有资产,而我们美国这家公司一个重要的股东,是美国一个重要的人,所以在迫于压力、无奈的情况下,我们其实是跟美国政府妥协,谈的这个价钱,而不是跟这家(美国)公司,才让我们把(商标)还回来。

  美国政府?他们要价是多少?

  这个就不说了。他们不提要价,他们要把中国铝业,云南铜业在澳大利亚、在其他国家的资产冻结了。就是因为美国政府要通过“云铜”商标,以他们在中国的侵权为由,冻结他们的海外资产。我们也不愿意发生这种事。但是,妥协之下,我们才付这个钱。这也是突如其来的,谁都没预料到。

  你们的故事都那么高大上……

  但是,如果我们不出这个公告,虽然你看到我们只有这几个人,其实我们还有银行和其他上市公司,没有办法,只能公告。但是没想到公告后,中国社会会这么关注。我能说的,就这些了,如果你明天来,其他人也不知道这么多,也没人会告诉你。我们公司官网上也不会胡说八道,胡说八道除了引来灾祸,还能得到什么呢?

捐赠黄金时间 “可能不会披露”

  你们捐给中国政府那500吨黄金,大概会在什么时候捐呢?

  可能不会披露。因为这个涉及到国际上的很多问题,但是你们会看到相应的新闻。当你们看到中国云铜成为中国第一大民营企业以后,(这个问题)肯定就迎刃而解了嘛。

  现在国内排名前几位的,分别是做房地产的王健林等,还有做网络的马云、马化腾等……

  我们不做生意。

  不做生意?那靠什么挣钱呢?

  在中国,我们不做生意。(沉默6秒钟)我们不直接做生意。

  那你们这500吨黄金,从什么地方挣来的呢?还是以前存的?

  这不是我能告诉你的,我也无法告诉你。

  那谁能告诉我?李(鑫)总能告诉我?

  不能。李……他更不可能。

  李总是归你管,还是?

  也没归我管,我跟他不存在谁管谁,我们是不同的条线。

  那你管什么呢?中国区?

  中国区也不归我管。中国区是一个老外在管,是原来渣打银行的行长。

  叫什么名字呢?

  这个我无法告诉你。

  能不能跟他聊聊?

  但是我们外面的工作人员,基本上都是老外。我也可以告诉你,基本上都是华人的后裔。

商标不转到美国会“被抢”

  你们退出香港那家上市公司,跟云南铜业的商标纷争之间,有什么逻辑联系呢?

  今天就不能跟你说了,因为(事)太多了。再说这个也是商业机密。我能告诉你的,我都已经告诉你了。

  现在应该怎么去理解你们花几百亿元人民币,去买回一批商标的事?是怕美国政府要挟中国铝业,还是怕美国要挟你的对手?

  我跟你说,不是要挟……不,不,要挟是真的。但是现在中国铝业和云南铜业里面的汉奸很多。就是这个品牌,如果之前在他们手里就会出大问题。

  嗯?

  也可以这么跟你说吧,这家公司跟中国云铜,守住了这一批品牌。所以我们不惜重金。这个品牌可以把中国铝业——它是中国最大的有色金属企业,美国可以把它一夜之间灭掉。

  而且,(美国政府方面的)方案都已经出来了,所以我们才出钱把它收回来。

  这个就比较歹毒了。但是当时为什么要把它们(指这批商标)卖到美国去呢?

  没卖。如果不转的话,那这个品牌还是几个国家,多少人手上的品牌。因为有汉奸,他们要来查封、冻结,要来抢。那没有转走的,可不是被抢掉了吗?一个假案,就把你执行掉了。

  现在你们跟云南铜业之间,一共有多少个争议商标?还有多少处于争议中?

  没有了,2015年就结束了,已经没有争议了。

不接受媒体采访的隐形“巨头”

  现在董事局主席是谁呢?

  这个没法告诉你。

  你能告诉我,公司在欧洲董事局的具体地址吗?我找机会过去一趟。

  你不用去,去了也没人接待你。

(原标题:与“500吨黄金捐赠者”的一场奇异对话)

  原标题:爸爸再爱我一次

  来源:星球商业评论

  作者:杨乃悟

  2019年8月16日,有网友在人民网地方平台上给青海省领导留言,青海省投资集团作为融资方的信托已经到期3个月还不兑付:

  领导你们管不管啊?

  5天后,青海省有关部门回复网友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

  10个月后的6月19日,这个问题果然是通过司法途径解决了。西宁市中院裁定,受理债权人对青海省投及其下属的16家子公司进行破产重整。财新给这则新闻起了个标题:

  “国企信仰”彻底破灭。

  最近几年青海省的国企日子都不太好过。去年盐湖股份破产重整时,乃悟写过他们到底是怎么亏掉500亿的。地理和环境等复杂因素叠加下,盐湖股份花大价钱建设的项目一年里只有半年可以施工。

  青海省投主营业务为冶金和发电,虽然拥有年产电解铝145万吨的能力。但和盐湖股份的原因一样,他们的电解铝成本一直是全国最高。虽然相比同行们没有什么竞争优势,但这么多年下来还算平稳,省里面还给授予过光荣称号:

  青海省财政支柱企业。

  “柱子”最风光的是2017年。那一年,史上最严格的环保法出台,电解铝行业经历了大规模去产能后价格一路上涨,一度涨到了14000至16000元一吨。雄心勃勃的青海省投展望了三年后的自己,在2020年底时,营收超过900亿,累计实现净利润20亿。

  这份喜报里并没有提及电解铝的原材料氧化铝的价格也在上涨,加上环保、技改等因素,青海省投当年的产能利用率下降了接近三分之一。心心念念宏伟目标的青海省投仍然在大干快上,他们借了好多钱上马各种大型工程,2018年年底时,青海省投的在建工程从17年的280亿上涨到了370亿。

  连领导们都认为青海省投长大了,不用再给零花钱了。政府补贴从2015年的6亿元直接暴跌到了2017年的4800万元。

  不给零花钱的爸爸,还提了很多无理要求。比如,中铝旗下的青海黄河水电再生铝业公司,因为业绩不佳被中铝甩包,接盘的青海省投光是付清员工被拖欠工资就给了3000万。

  当时所有领导都认为青海省投没问题,省里国资委领导调研时特意强调:

  把企业做大做强。

  话音刚落。2018年,青海省投净亏超过10亿元。然后就是雪崩式的两年。

  2019年开始,青海省投的信托和美元债等等开始各种逾期,500亿债务中,已经逾期的接近100亿。2019年年中时,青海省投的火电厂正式停产。

  有意思的是,浑身是窟窿的青海省投,悄悄优先兑付了美元债的利息,得知消息的投资者们拉起了我们怎么办的横幅。

  连青海省投的二股东,上市公司西部矿业都把自己的亏损怪在了青海省投身上。原本预计盈利一个亿的西部矿业突然修正了业绩,称受到青海省投的影响将会亏损21亿。乃悟查了查,当年青海省投混改,参与其中的西部矿业是用旗下多家公司的股权参与入股的,媒体们调查后发现,这些公司全部都是亏损企业。

  今年以来,青海省企业的违约率冠绝全国。领导们觉得首先要稳住评级机构,特别是海外评级机构,比如标普。

  为了最后救自己的孩子一把,青海国资旗下另一家省属国企青海发投到香港注册了一家公司,然后以“独立第三方”的身份和4折的价格向青海省投的债主们发起收购邀约,而且考虑时间只有:

  8天。

  这个“独立”第三方也太狠了。青海省投的海外债权人们经过调查后,在境外媒体上到处说假的,假的,都是假的。最后,还是财新讲了真话:

  青海发投出面收购青海省投海外债务是省里的意思。

  是谁说养儿能防老的,你站出来。

瞄股网全球行情中心

相关阅读

瞄股最新